中华文明 | 蔡伦与造纸术的成熟
章节字数:1484 阅读时长:4分钟

蔡伦与造纸术的成熟

最初,中国古人以青铜、甲骨、石碑为记录文字的材料。从春秋末年开始,人们又以“简牍”(竹片、木片)为记事材料,这种竹木片,每片长一两尺,可记录几十个文字,片与片之间用皮条串起来,便成为一“册”。

今天我们所说的一册书的“册”即由此而来,从字形来看,“册”字就像是两个竹木条串起来的样子。

竹简和木牍刻写文字仍很不容易,又很笨重。据记载,秦始皇每天批阅的竹简公文重达120斤(秦制);西汉武帝时,东方朔给皇帝写一封信,用了3000根竹简,需两位武士才能勉强抬起,汉武帝读这封信花了两个月时间。

和“简牍”同时使用的另一种记事材料叫“缣帛”(薄型的丝织品),马王堆汉墓中曾出土了帛书《老子》、《战国策》等珍贵文献。

缣帛易书写,重量轻,往往一部书可以写在一卷帛上,但天下用得起缣帛的人又有多少呢?

经过人们的长期实践,西汉时终于有了用麻绳头、破布、旧鱼网等废旧麻制成的植物纤维纸。

1957年,在陕西西安东郊的灞桥发现了一座古墓,墓中有88片古纸,经鉴定,这批纸的原料是大麻纤维,考古工作者确认这种纸至少是不晚于西汉武帝刘彻(前140~前87)时代的古物。

可见,早在公元前2世纪,我国就有了造纸术。1933年新疆罗布泊也出土过西汉麻纸。但在这些纸张出土之前,人们普遍采用《后汉书》中的说法,认为纸是东汉宦官蔡伦于汉和帝元兴元年(105年)发明的。

史书中称蔡伦造纸,并非全错。尽管他不是纸的最初发明者,却是造纸术的重要改进者。

蔡伦,字敬仲,东汉和帝时任尚方令,掌管宫廷用的手工作坊。

据《后汉书》记载:“伦有才学,尽心敦慎,……每至休沐,辄闭门绝宾,暴(曝)体田野。后加位尚方令,造意用树肤、麻头及敝布、鱼网作纸。元兴元年奏上之,帝善其能。自是莫不从用焉,天下咸称蔡侯纸。”

从这段文字看,蔡伦在休息时常到郊外去活动,所以他有可能熟知民间的经验,况且他任尚方令,手下有一大批能工巧匠,这些都为他改进造纸术提供了条件。

不过,蔡伦尽管借鉴了民间及宫廷的多方面技巧,对造纸术的改进却是他本人“造意”完成的,所以可说是独创的。自他之后,天下人都采用纸张来书写,他的贡献应该被承认。

据研究,蔡伦的造纸过程大致是:先把麻、布等原料水浸,再用斧头切碎,用水洗涤。然后用草木灰水浸透、蒸煮,原料中的果胶、色素、油脂均被除去。再用清水漂洗后捣烂,得到细纤维。细纤维浆液经纸模捞取,再晾晒干,便得到了纸张。

“蔡侯纸”出现后,到3世纪时已完全取代了简、帛等材料,有力地促进了中华文明的进步。

造纸术在以后的岁月中仍不断得到改进。南北朝时,造纸的原料、设备、工艺等方面都有了进一步的发展。元明时,我国的造纸工艺已臻完善。

宋应星在《天工开物》中,详细记述了竹纸的生产方法:在芒种前后砍竹,在塘中沤100天。加工捶洗后,脱去粗壳和青皮,用石灰处理纸浆,放在桶中蒸煮8天,再用清水漂洗,然后再用草木灰处理,并蒸煮发酵,最后取出捣成泥状,供调浆造纸。以上这些工序中的大部分一直在民间手工造纸中被沿用着。

造纸术从公元6世纪开始走向世界,随着它的传播,埃及的纸草、印度的贝叶、欧洲的羊皮纷纷退出历史舞台。

公元751年,唐大将高仙芝率3万大军在中亚与阿拔斯王朝军队作战失败,大批军士被阿拉伯人俘虏,造纸术随之流入阿拉伯;12世纪中叶阿拉伯人又将造纸术传入了欧洲。

纸张使欧洲文化传播速度、范围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在造纸术未传入时,欧洲人印一本《圣经》需300张羊皮。

我们有理由问:如没有纸张,文艺复兴会发生吗?弗朗西斯·培根认为,中国几大发明“改变了世界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状态,又从而产生了无数变化”。事实的确如此。


查看更多“造纸术”解释 >